今天考完试坐车回家的路上,我发现一个男的自我上车后,一直盯着我看,期间从来没有回过头,我只能看窗外,每次我转过来的时候,总是能碰到他那深情的目光,就好像我欠了他什么应该给的,我心里想,这人还不会是那啥 吧,不由得心生一杵,就在这时他起来了,而且朝我走了过来,然后停在我旁边。拉开了牛仔外套,好像在掏什么东西,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军绿色的挎包,我在想这里面能有什么,只见他那只粗糙的大手,缓缓拉开了那布满岁月的挎包,顿时,我看到他的台了起来,因为带了口罩,我没看到当时的表情,同时拿出了那一沓毛毛躁躁的零钱,我深吸了一口气,他开口了,

  不耐烦的说“上车买票,一次两元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