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我到头来也没明白,八戒所谓的大事指的何事。

  我去佛坛看过,位于傲来国,不过是一处普普通通的佛坛,周遭既无居民,又无僧侣,也不知是何人所建。查案的天将说,是八戒吃坏了东西,胃口溃烂爆体而亡。这个说法可笑的要命,有什么东西能吃坏一头猪的胃?

  回到天宫后,小厮和我禀报,说半个时辰前有个大胡子和尚找我,神色匆匆,像是有什么急事。

  “那和尚什么模样?”

  “胡须满面,手持一个灯杖。”

  我愣了一下,我知道那不是灯杖,是降妖宝杖,来者是金身罗汉菩萨沙悟净。

  “他人呢?”

  “等你不见,就先走了。”小厮如实禀报。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紫色画卷,画卷上若隐若现一个圆环,显然是被下了某种封印。“这是客人留给你的,让我务必交到您的手里。”

  我接过画卷,简略一看,竟看不出这封印的门道。我收起画卷,正待回屋仔细研究之时,却听见门府外传来阵阵脚步声。

  我起身相迎,却见天兵天将堵住了我的府邸,为首一人正是家父李靖,他眉头紧皱的看着我。

  “孩儿,你可曾看见金身罗汉菩萨沙悟净?”

  我知瞒他不过,便如实以告,但诉说中,却隐瞒了紫色画卷之事。

  李靖听后,并未有疑。他严肃道。“孩儿,若是之后看见沙悟净,勿要留情,定要将他缉拿归案!”

  “父亲,为何?”我好奇道。

  李靖面露恐惧。“他偷了玉帝的宝物,万死难赎总之,如有遇见,不必回禀,直下杀手便可。”

  我大惊:竟然是这么大的过错?

  想当年打碎了宫廷至宝琉璃盏,也不过是投胎凡间,这一次竟然要他神魂皆灭? 

  2.天兵天将集体出动,奈何沙僧菩萨之体,也抵挡不过。我亲临了捕获沙僧的现场,满天神佛同时出手,将沙僧的菩萨金身打的粉碎。

  濒死之际,他没有看我,而是仰天长啸。

  “大师兄!”

  他喊完这句话,我看向身旁的斗战胜佛孙悟空。他面无表情,从天而降,一掌打碎了沙僧的天灵盖。

  回到府邸的两天里,我过得也惶惶不安,我看着手上的紫色画卷,突然有一种预感:这便是沙僧偷来的宝物。

  我的小厮十分忠诚,几经仙人拷问终究是把秘密藏了下来。

  沙僧为什么把这个东西给我?我又能帮助他什么?

  我看着画卷上的紫色封印,毫无头绪。

  这处封印,显然是沙悟净为画卷加上的。至于具体原因,恐怕是用封印提示我一些隐秘的事情。

  他要提示我什么东西呢?

  与这个老实的大和尚相关的事物少之又少,西行之路上仿佛只有任劳任怨一个形象。不知怎地,我突然想到沙悟净在濒死之际的一声呐喊。

  “大师兄!”

  可是他明知道,他的大师兄不会救他,他的大师兄已经是跳出三界的佛陀。

  又或者,那句话并不是对他说的。

  我灵光一闪,浑身被这个想法刺激的颤抖,也许这句话,是对着我说的?

  我手持紫色画卷,慢慢念叨:“大师兄”

  紫光一闪,封印应声而碎。